忍者ブログ

気象温暖化

曲聲叮咚

  

  冬天的夜很漫長,忙完家務活,時辰還早,便有了自己的閑閑時光。這時,點開手機,放一首首曲子,讓音樂來做伴。

  悠遠,禪意的曲子,似乎不需人來吟唱,一管簫、一張古箏、一支笛,一些配樂就能奏出天下至純至淨的旋律。聽曲的時候,最好是熄了燈,閉上眼,坐在小窗前。天寒地凍,塵世間的嘈雜很細微,耳邊只有悠揚的樂曲在流淌。循著這樂聲,忽然在腦海裏,敞開一幅春暖花開的畫面,聽,山穀裏的小溪潺潺地流向遠方,人恍若坐在溪邊,一伸手就可夠著水。鳥兒們立在樹上鳴啾,聲音嫋嫋婷婷,滿是水音。這溪水旁一定有幾戶山裏人家,坐在溪水邊戲水的是一個兒童,亦或一位少年,陽光灑在槐花樹上,風吹來了,閃著光亮,周圍平靜溫暖,鍾走得好慢,這樣美好的春天裏有長不大的靈魂,是清白光陰……人的心思真是此一時彼一時,小時候急著離開故裏,當有一天成年真正離開了,亦不能常回時,心裏又懷念那青山碧水的模樣,為覓一處鄉愁,竟癡癡地直把樂曲奏出的曲調聽成流水聲、鳥叫聲,癡與傻有時候只一線之隔。

  窗外下起了雨,雨絲或飄飄灑灑,或滴滴答答,似一行行晶瑩的詩句。於是在心底輕輕問小雨滴,雨滴聲聲應答,我們是江南的孩子,這是多美妙的回答,一場雨聲,心與江南如此親密貼近。其實,我從沒有去過江南,只是無數次在夢裏描繪它的美麗的模樣。江南,不僅有雨絲纏綿,也有那蓮荷,正如女聲所唱:江南可采蓮,蓮葉何田田,中有雙鯉魚,相戲碧波間,魚戲蓮葉東,魚戲蓮葉南……一首清曲,似一場雨絲,洗去了女兒家心上塵,江南的美在心底生根開花了。

  簫聲起,幽幽怨怨,一種相思裹挾而來。這種思念也許是來自戀人,也許來自離鄉的遊子,不管是哪種,都是千回百轉的心境。紅塵之事,情關最是難過。誰惹了誰的情絲,可憐:香霧雲鬢濕,清輝玉臂寒。期盼:何時倚虛幌,雙照淚痕幹?自古癡情的女子很多,憑欄看花的人,多是被辜負的,也許有遺憾的愛情才會讓人在心底掛念,一輩子藏在心底,只對月說,只對花說,卻已無意對那故人說。“忽聞歌古調,歸思欲沾巾”。

  古箏叮咚,頓覺空靈,雖身處鬥室,卻似山穀靜坐,與流水浮雲為鄰。此身雖不能脫塵,但這一刻的靈魂可以隨空靈之音,做一回檻外人。心已微熏:且陶陶,樂盡天真。幾時歸去,作個閑人。對一張琴,一壺酒,一溪雲。心循著弦音,踏清泉歸去。

  冬夜漫漫,一個不懂音樂的女子,靜心聆聽曲子,當個孩童,戲一回水;扮一位江南女子,采一回蓮;演一癡心的女子,思慕良人;做一回居士,當一回檻外人。窗外是寒冷的世界,室內卻是一曲一調一世界。

  女人的靈性,有幾分是音樂聽出來的,希望這份靈氣體現在我的文字裏,音樂煮字,多美好。人生走到安靜處,有一首曲,一枝筆和一篇篇有點靈性的文字。飄窗上,剛折回的梅枝,用玻璃花瓶清水供著。一首清曲,一室梅香,光陰悠長。
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カテゴリー

P R